足彩进球彩开奖查询
酒道儀式
發布時間:2016-12-14作者:瀏覽次數:1041

肉湯已經煮好。主人前往去召請賓,賓拜謝過主人放下架子親自來請。主人回拜,告辭,賓再次拜謝。請介時的禮節也是這樣。賓和其他陪賓一起過來,主人帶領一幫人在門外迎接,再次拜謝賓的到來,賓回拜。主人再拜謝介,介回拜。主人向眾陪賓一揖,先進門。賓向介作長揖,從左邊進門,介再向眾陪賓作長揖,也進門。眾陪賓都從左門進。以北面為上。主人與賓相互三揖一齊走到階前,再三相讓(上堂)。主人上堂,賓也上堂。主人在臺階上方對著屋楣向北拜兩次,賓則在西階上對著屋楣面向北回拜。

  

主人坐下,從篚里拿出一只爵,下堂洗爵,賓也跟下堂。主人在階前坐下,先把爵放在地上,(向賓)致辭。賓致答辭。主人坐著拿爵,站起,走到洗跟前,面向南坐下,把爵放置到篚下,盥手洗爵。賓向前走幾步。面向東北辭感謝主人為他洗爵。主人坐下,把爵放在篚下,站起來對賓作答。賓退回到原位上,對著西序的地方向東站立。主人坐下拿起爵,負責沃洗的仆役面向西北站立,洗完酒爵,主人一揖,一讓。然后上堂。賓拜謝主人替自己洗爵。主人坐下,把爵放在地上,對賓作一拜,然后下堂洗手。賓也下堂,主人辭謝。賓答謝,回到原位,面對著西序。洗完手后,主賓相互揖讓著走上堂。賓在西階上凝神端立,主人坐下取爵,斟滿酒。走到賓的座席前面朝西北獻給賓。賓從西階上堂拜謝,主人向后稍退,賓前行接過酒爵回到原位。主人在主階上拜送爵,賓向后稍退,仆役把干肉上到席前。賓從西邊入席,仆役把折用具設于席上。主人在主階東邊端正凝立。賓坐下,左手執爵,向干肉作祭。把酒爵放到干肉的西邊,站起來,右手拿肺,左手握住肺的根部;坐下,不做“繚”的動作,右手掐斷肺尖祭神。左手上舉,嘗一下肺,站起,把肺放到俎上。然后坐下,洗凈手,先祭酒,再站起。在席的末位坐下,嘗一口酒。接著退下席,把爵放在地上,向主人拜謝,并稱頌酒美,端爵站起。主人在主階上向賓答謝。賓又到西階上向北坐下,喝盡爵里的酒,站起,又坐下。把爵放地上,向主人拜謝。端起爵,再拜謝。主人于主階上回拜。

  

賓下堂洗爵,主人也下堂。賓坐下把爵放在地上,站起致辭,主人對答。賓坐下取爵,走到洗的南邊,面朝北。主人在主階的東南面辭謝賓為自己洗爵。賓坐下,把爵放置在篚上,站起來以辭答對。主人又回到主階東面,面朝西。賓面朝東北洗手,坐下取爵,洗畢,和主人相互揖讓就象開始那樣,上堂。主人答拜。賓答拜,站起,下堂洗手,完成客人應有的禮儀。賓向爵中斟滿酒,到主人的坐席前面朝東南酬謝主人,主人在主階上方拜謝,賓稍稍后退。主人向前接過酒爵,回到原位。賓在西階上拜送爵。獻肉干肉醬。主人從北方上堂,在俎上放入牲品的腿肉,祭酒的儀式和賓相同,但不稱頌酒美。主人自席前上主階,面朝北方坐下喝完爵里的酒,站起。又坐下將爵放地上,再拜,拿起爵站起。賓在西階答拜。主人在序端坐下,把爵放地上,再從北面沿主階上,再拜,斟滿酒。賓在西階上答拜。

  

主人坐下從篚里取出一只觶,下堂洗觶。賓也下堂,主人辭謝。賓不辭謝主人洗觶,立在西序前,面向東。洗畢,主人和賓相互揖讓著上堂。賓在西階凝立,主人把觶斟滿酒敬賓,沿主階上面向北坐下,放觶于地,向賓一拜,端觶站起。賓在西階答拜。主人坐下祭酒,飲完觶中的酒,站起,再坐下把觶放地上,一拜,端觶站起。賓在西階答拜。主人下堂洗觶,賓下堂致辭,和獻酒時的禮儀一樣,然后再上堂,但不拜謝主人的洗觶。賓在西階上,馬上給觶斟滿酒,端到賓的席前北面,賓在西階上拜謝。主人稍向后退,拜畢,向前,坐下,把觶放置在菜肴的西邊。賓辭謝,坐下取觶在手,回到原位。主人在主階上拜送。賓面向北坐,把觶放置到菜肴東面,回到原位。

  

主人一揖下堂。賓也下堂立于階西,對著序面向東,主人向介一揖,禮讓介入堂,拜揖跟賓那樣的禮儀。主人坐下,從東序端取爵,下堂洗爵。介下堂,主人辭謝,介辭謝主人為己洗爵,同前邊的儀式一樣,介上堂,不拜謝主人洗爵。介從西階上,站住,主人把爵斟滿酒,走到介之席前面向西南把爵獻給介。介在西階上面朝北拜謝,主人稍稍退后。介向前,面朝北接受酒爵,回到原位。主人在介右邊面朝北拜酒爵,介稍稍后退。主人立于西阼,獻上肉干肉醬。介從北方入席,席上放置折俎。祭拜如同賓的禮儀,介不嘗肺,不喝酒,也不稱頌酒美。介從南方走下席,坐到北面喝完爵中的酒,站起。坐下把爵放地上,一拜,端起爵站起。主人在介的右方向介答拜。

  

介下堂洗爵,主人回到主階的位置,下堂辭謝,禮儀和前面一樣。洗畢,主人洗手。介揖讓著上堂,在兩楹之間把爵交給主人。介站于西階上,主上給爵斟滿酒,獻到西階上。主人在介右邊坐下,把爵放置地上,一拜,再執爵站起。介答拜。主人坐下拜祭,飲完爵中的酒,站起。再坐下把爵放置地上,一拜,執爵站起。介向主人答拜。主人坐在兩根楹柱之南,把爵放置地上。在介右方再作一拜,給爵斟滿酒。介再答拜。

 

主人又回到主階,一揖,下堂。介也下堂立在賓的南方。主人面向西南對眾陪賓拜三次,眾陪賓一起答拜一次。主人一揖,上堂,坐下,從西楹下取爵,下堂洗爵。再上堂,給爵斟滿酒,站在西階上獻給眾陪賓。陪賓中的年長者三人上堂拜受酒爵,主人拜送酒爵。這三位眾賓中年長的人坐下祭祀,站起飲酒,飲完爵中的酒不再回拜,將空爵還給主人,下堂歸還原位。所有陪賓都不拜而接受酒爵,坐下祭祀,站起飲酒。三位長者每人都有一爵酒祭獻,席前都擺有干肉、肉醬等菜肴,眾陪賓席前也遍置脯醢。主人端起爵下堂,把爵放回篚中。

  

在大堂的側面另設有一席,以東方為上首。備有樂工四人,其中二人持瑟,走在前邊。摻扶樂工的有兩人,都是左手持瑟,瑟首向后,手指塞在瑟孔里,瑟弦挨著身子,右手摻扶樂工。樂正先登堂,在西階的東面站立,樂工從西階上堂,面向北坐下。摻扶樂工的相者東面坐,把瑟交給樂工,下堂。樂工唱《鹿鳴》、《四牡》、《皇皇者華》。唱完,主人向樂工獻酒。樂工左手持瑟,為首的樂工做代表拜謝主人,不站起來,接受酒爵。主人在主階上拜送爵,獻上脯醢。主人派一相者幫助樂工祭酒。為首的樂工飲酒、干杯后不回拜,把空爵歸回給主人。其他樂工也不拜而接受酒爵,祭酒后飲酒。樂工面前都擺設脯醢,但不再祭脯醢。樂工中如有地位高的樂官,主人要為他專門洗爵。這時,賓和介都要隨主人下堂,主人要辭謝賓和介下堂。樂工和樂官則不辭謝主人為他們洗爵。

  

吹笛的樂工入內,站立在堂下懸磬位置的南邊,面向北,吹笙的樂工演奏《南陵》、《白華》、《華黍》。主人在西階上向他們獻酒。吹笙樂工中為首的一位拜謝主人,上到最上的一級臺階,但不進入大堂,只接受主人獻的酒爵。主人拜送酒爵。這名為首的樂工就在階前坐下祭酒,站起來飲干爵里的酒,不拜,上臺階把空爵歸還主人。其他吹笙人都不拜而接受酒爵,坐下祭酒后站起飲酒。每人席前都擺滿脯醢,介不需祭脯醢。于是,樂工們間隔著詠唱《魚麗》,瑟工奏起《由庚》;再詠唱《南有嘉魚》,笙奏《崇丘》;再唱《南山有臺》,笙再奏《由儀》。最后,大堂上歌、瑟、磬一起唱奏《周南關睢》、《葛覃》、《卷耳》、《召南鵲巢》、《采蘩》、《采蘋》。樂工向樂正報告說:“正歌已全部演奏完。”樂正則向賓報告:“正歌已演奏完畢”,然后下堂。

  

主人從南側離席,一個人下堂,指派一名相作筵席的司正(禮官)。司正按禮推辭一番后接受。主人拜謝,司正答拜。主人上堂,回到席中原位。司正洗觶,從西階上堂,在主階上面向北聽命于主人。主人說:“請留眾賓客安心坐席。”司正將主人的話轉告賓。賓按禮辭席一番,許諾。司正把賓答應去入席的話再回告主人。主人在主階上拜謝,賓在西階上答拜。司正站在堂前兩楹之間相助拜謝。大家都一揖,恢復筵席原狀。

  

司正給觶斟滿酒,從西階下堂,在兩階之間面向北坐,把酒觶放置地上,退后一點,拱手,站立片刻,坐下取起酒觶,不祭酒就直接飲完觶中的酒,站起,再坐下,把空觶放地上,一拜,手執觶站起,洗觶。然后面向北坐下,把觶放到該放的處所,向后退,站立在觶前。賓面向北坐下,取放在肉案旁邊的觶,在主階上面向北酬謝主人。主人離席,立在賓的東側。賓坐下,將觶放在地上,一拜。手持觶站起,主人答拜。賓也不祭酒,立著飲酒,也不拜。喝盡觶中的酒后,不洗觶。再向觶中斟滿酒,面向東南遞給主人。主人在主階上拜謝。賓稍向后退,主人接受觶,賓在主人的西側拜送主人,一揖。賓和主人都歸位,恢復篷筵席原狀。

  

主人站在西階上酬謝介。介從南側出席,立在主人西側,一切都和賓和主人之間的禮儀相同。主人一揖,歸席。司正上堂,主持旅酬儀式。說:“某某先生請受酬。”受酬的人出席,司正后退,立在序一端,面向東。受酬者在介的右側接受介的酬酒,其他眾受酬者在左邊接受酬酒他們下拜、站起、飲酒都和賓酬主人的禮儀相同。全部酬酒完畢,最后一名接受酬酒者持空觶下堂,坐在地上,把空觶放回筐中。司正下堂,回歸原座。

  

主人派家仆二人舉觶授于賓和介。洗觶,上堂,在西階上給觶斟滿酒。都坐下,放觶于地,隨即一拜,手執酒觶站起。賓與介在席尾答拜。都坐下祭酒,再飲酒,干杯后站起,再坐下,放空觶于地,一拜,手執空觶站起。賓與介站在席尾再次答拜。二人與上堂時相反的次序下堂,盥手洗觶。上堂,給觶中斟滿酒,都立在西階上,賓與介一齊答拜。舉觶的二人一起前行,把酒觶放到席上的脯醢西邊,賓辭謝,坐著取酒觶在手站起來。給介則在脯醢的南邊放置酒觶。介坐著受觶后站起。舉著觶,二人退后,賓介等一起拜送,下堂。賓與介則把觶回放于原來的處所。

  

司正從西階上堂,接受主人的命令。主人說:“請留賓客安心坐席。”賓用俎還未撤為由推辭,主人便要求撤俎,賓同意。司正下堂站在西階前,命令弟子準備撤俎。司正上堂,站在序端。賓下席,面向北。主人下席,在主階上面向北。介下席,在西階上面向北。遵者下席,立于席的東南面。賓取俎,交還給司正。司正持俎下堂,賓跟隨下堂。主人取俎,旋即交給弟子,弟子持俎從西階下,主人從主階下。介取俎,旋即授給弟子,弟子持俎下堂,介跟隨著下堂。如果席中有諸公大夫,就請地位長貴的來受俎,一如待賓的禮儀。最后,眾陪賓一起下堂,脫掉鞋子,像一開始那樣,賓主揖讓上堂,坐定。侍者擺設各種菜肴。賓主一起歡飲,這時所飲爵數不受限制,歌樂也不受限制,眾人盡歡而止。

  

賓退席時,樂工奏起《陔夏》,主人送賓到門外,再拜。

  

賓客里面如果有位尊者,在他一人舉觶之后,諸公、大夫才入內。設席于賓的東面,公的席三層,大夫席兩層。公像大夫一樣入席,主人下堂,賓與介下堂,眾陪賓也都下堂,回到原先的位置。主人迎接,與公互相揖讓著上堂。公上堂的禮儀和賓相同,自己要求辭去一層席,讓席上的人撤去。大夫上堂的禮儀和介相同,有諸公在時,則辭去所加的席,放置于席的末端,主人不許撤席。若無諸公,則大夫辭去所加的席。主人對應,不讓撤加席。

  

第二天,賓穿著鄉飲酒時的朝服到主人處拜謝主人對自己的禮遇,主人也身著朝服拜謝賓的屈駕蒞臨。主人卸卻朝服,犒勞司正。此時介不參加,不殺牲,只獻上脯醢。筵席所用菜肴隨家里所有的進獻,沒有什么原則規定。請的賓客也隨意而定,只要告訴給先生和君子就可以了。賓、介不參與。席上所演奏、所詠唱的歌也可隨意指定,沒有什么預先的規定。

  

鄉大夫身穿朝服去議定請賓、介的人選。因為賓、介都是鄉里有才德的賢者,所以不用先召來告戒禮儀。

  

設筵用黑布鑲邊的蒲席鋪案,酒尊上蓋著粗葛布,等賓客到席后才撤去。祭牲用狗在大堂東北方烹煮。獻酒時用爵,其余時候用觶。肉脯共進獻五條,另有半條橫置其上以供祭祀。這些肉脯先放在左邊廂房里。俎從東邊房里端出沿著西階獻上。賓的俎里,放置狗脊、狗肋、狗肩、狗肺。主人的俎里,放置狗脊、狗脅、狗臂、狗肺。介的俎里,放置狗脊、狗脅、狗肫、狗胳、狗肺。肺要切成一條一條的,都用狗右半身的,肉皮朝上。

  

干杯后下拜的人不空著起立,起立就要酢謝主人。坐著飲酒的人干杯后要拜謝,站著飲酒的人干杯后不拜。所有不用的爵都放置在左邊,將要“舉爵”時用的,則放在右邊。眾賓長者三人中,只應尊者一人辭謝主人洗爵,一切都和賓的禮儀相同。站立在東邊的以北為上首,若站在北面的則以東為上首。樂正和站立的人,都有脯醢進獻。凡舉尊獻賓、獻大夫、獻樂工,都要同時獻上脯醢。只要舉爵,則賓、大夫、樂工三類人都不能沒有脯醢。一旦開始奏樂,大夫就不要再進入。給樂工和吹笙者獻酒,要從上篚中取爵;獻畢,將空爵放到下篚中。主人獻酒給吹笙人,在西階上拜送。磬,設在兩階之間,東西向懸掛,擊磬人面向北擊磬。主人、介都從北側入席、從南側下席。司正舉爵依次向眾人酬酢,每次都有脯醢進獻到位。旅酬時,不洗觶,不祭酒。已開始旅酬儀式時,士不得再入內。撤俎時,先撤賓、介、遵的俎,接俎人端下堂后,出門交給他們的隨從人員;主人之俎,由弟子端到東壁收起來。樂正命令奏《陔夏》,此時賓告退,退到臺階時,《陔夏》樂剛好作起。如有諸公在場,那么士大夫的位置就應設在主人北邊,面向西。主人的贊者也面向西,以北為上,不獻酒,不酬酢,到了可以不用計算爵數盡情飲酒時,他便參與進來。

中國·江蘇洋河蘇河酒業有限公司(江蘇洋河曲酒廠)
地址:江蘇省宿遷市洋河徐淮路46號  電話:0527-84931782
蘇ICP備12079166號  技術支持:宿遷市沃爾普科技發展有限公司
足彩进球彩开奖查询